一件產品必須誠實地變得更好

這是我很欽佩的人物Sir Jonathan Ive所說的話(他是蘋果的設計總監),全文節錄如下:

A product has to be genuinely better. This requires real discipline, and that’s what drives us – a sincere, genuine appetite to do something that is better.

一件產品必須要誠實地變得更好。這需要真正地磨練,而這也是驅使著我們的動力 ── 為了做出更好的東西的最真實、純粹的慾望。

這樣的態度,只是單純想把事情做好的衝動,令人神往。誰說我們沒有這樣的態度?只是太過注重"商業模式"這四個字。先想怎麼賺錢,才開始做事。而不是單純地想把一件事做好。當事情做好之後,我想財富是會伴隨而來的。我們應該多放些心力讓事情進展,一天一天的推動著我們自己把事情做得更好。誰說這樣的態度過於理想化?我覺得這才是踏實的精神。但是台灣是鼓勵短期將技術兌現成現金的一塊寶島。大家活得好像沒有明天、沒有希望。於是有了一點東西就見好就收,擺錯焦點。大家都談成本跟利潤,而不談這件事帶來的意義。這是我覺得可悲的地方。

2012這個好年

這裡已經正式定義為我記錄生活及心得的地方。

這個農曆過年,沒有如同以往出國旅遊,對於要連續宅在家中九天,其實在開始之前也沒有把握自己能不能做得好的。現在假期已到了尾聲,我個人卻是相當滿意,因為平常的工作日子中,其實有點難去做一些一直想做的改變,所有超過半天/一天的活動的事情通常優先順序會被調低。那這邊我就列舉一下我過年所做的事吧。從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開始。

  1. 買了兩台Wifi AP,然後一台設成中繼點,我終於把網路延伸到客廳電視後方,這也就表示我可以把壹網樂放在客廳收看了。另外還順便到岳父岳母家安裝了無線網路。
  2. 買了一台iPad2給我爸,順便幫他放了一些台語老歌進去。
  3. 回到嘉義去吃了四伯的辦桌,回憶了一下小時候在嘉義老家玩樂的情景。
  4. 回到了從小在台北萬華長大的地方,四處看看。
  5. 看了倪匡的4本小說,九把刀的1本小說,另外還租了漫畫(鬥陣小子),在iPad上下載了ComicShelf,以後看漫畫可快了。
  6. 初二回娘家,這是第一次以女婿身份陪老婆回娘家吃飯。
  7. 初一到信義區走春,買了一個真皮包包跟2件tough的褲子,另外,把那件過短的褲子拿到新光三越站前店去詢問有沒有機會救,想不到修改室阿姨說沒問題耶。我本來已經想要把那件香港中港城買的,但不小心改太短的那件牛仔褲丟掉的說。
  8. 除夕當天充實的大掃除,清洗了兩間浴室,洗了所有該洗的衣服跟被單跟枕套跟椅墊。
  9. 到costco, hola, 新光三越, 誠品進行過年的採買。
  10. 用效果器調了Radiohead – The Bends的guitar tone,當然,也拿出吉他來彈了一會。
  11. 年夜飯吃完後,放映了鋼鐵擂台給家人看,獲得了不小的好評啊。
  12. 跟好友一起打牌賭錢。

好像都是些小事,因為本來也沒有要做什麼特別的大事。不過在這個假期當中,獲得了充足的休息,也完成了許多延宕以久的雜事,心情上是滿足的。在小年夜那一天我是有對這個過年設定一些目標,如今看來是幾乎都有達成。除了跑步因為感冒的關係沒有積極去做之外。而宅在家裡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沒成就感。所以重點還是有沒有設定,然後達成目標而已。

我覺得年紀越大,就越來越懂得生活的方法,跟怎麼做事的方法,因為時間對自己來說,是非常寶貴且不能輕易浪費的資源,所以更要好好利用到極致,我很高興自己有這樣的想法。

原則 堅持 與熱情

如果我沒了原則, 沒了堅持, 甚至沒了熱情, 那還剩下什麼?那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

在新的2012年, 我許下了一個願望, 希望可以更加控制自己的怒氣. 我回想了一下, 大部分會有憤怒的感覺, 主要都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 我認為我的標準並不算高, 至少我自己是follow這樣的規則在行事與思考. 如果放到我前公司華碩來說, 這樣的標準甚至是不足的.

我希望我在的公司都能用至少這樣的標準來走, 因為這才有可能達到相對應的高度, 我可是一點都不願意屈就的.

所以跟同事的辯論我會想盡辦法找出對方邏輯上的錯誤, 思考的盲點, 要爭出個對錯, 因為如果不是聊天, 就應該要彼此溝通討論, 把事情講對, 絕對不能夠有模糊地帶. 看到便宜行事, 我就一定會跳出來, 要把事情調整到對的方向, 然後不忘給幾個教訓.

雖然覺得好像在人際關係變機車了, 但在就事論事上, 我認為這樣做是對的. 在對的道路上, 當然有可能討好不了任何人, 但只要事情本身是正確的, 我相信明理的人會理解. 對於那些不理解的人, 其實我也不在乎.

總而言之, 我的原則我自己越來越清楚, 那些事可以容忍, 那些事不能放過. 一定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原則, 堅持到底, 為了是一股要做正確的事的熱情.

我比以前的我要熱血多了.

賈伯斯傳的延伸思考

昨天讀到書中描述賈伯斯的文字覺得很有趣。

他因為對家具的要求太高了以致於沒有幾件看上眼的,所以家裡空空如也。結婚之後,在與老婆購買家具時也會一直爭辯,他的老婆蘿琳說:『關於家具的理論,我們足足討論了八年。我們不斷自問:沙發的目的是什麼?』購買家具一樣需要哲學思索。不能只是因為想買就買。多年後,賈伯斯接受Wired雜誌專訪,曾提到他的『洗衣機理論』:

歐洲人設計的洗衣機比較好,但洗衣消耗的時間是美國洗衣機的兩倍!儘管如此,和美國洗衣機相比,可省下四分之三的水,殘留的洗劑也較少。更重要的是,歐洲品牌的洗衣機不會把你的衣服洗成破布。他們的洗衣機,既省水,也不用倒那麼多洗衣粉,而且洗得更乾淨、衣服也變得更柔軟,只是非常耗時。

我和我太太常討論到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家電,以及該如何取捨。我們也談到設計與家庭價值。我們最在意的是洗衣機要多花一倍時間嗎?或者我們希望衣服洗完變得柔軟而且能穿得更久?我們在意洗衣機省水嗎?有兩個星期,我們每天吃晚餐的時候都在討論這些問題。

第一個讓我恍然大悟的事情是,其實作選擇的過程當中,就是一種價值觀的展現。賈伯斯這段話,其實是把問題回歸到本質來討論:『家庭的價值是什麼?』他與他太太共組的這個家庭,共同重視的事情是什麼?當核心的價值能夠清楚的被說出來,自然在洗衣機的這個議題上就可以做出選擇,而將來其他林林總總的抉擇上也能夠用同樣的原則來判斷。

我不得不說,這是顯而易見卻又很難貫徹的一個道理。

第二就是讓我見識到賈伯斯他在非工作的小事上,對細節的堅持,完全不妥協。當然書中還有描述他很多生活及工作上大大小小的原則,讓人覺得相當不可思議。不過就這點來講,我倒覺得他是表裡一致的人。愛因斯坦曾經說過:

凡在小事上對真理持輕率態度之人,在大事上也不足信

我認為一個人的原則應該要固定,那條線要踩穩,不管大小事情都要遵守。試想,如果一位主管平常對無關緊要的事有扯小謊的習慣,也許無所謂。不過如果在利益與誠實之間做選擇的時候,就有可能會動搖,只是多少數字會讓他動搖的問題而已。另外對品質的堅持也是,如果在無關緊要的小地方因為一時的懶散放過了,但在重要的項目還是會嚴格把關。如果今天在時間壓力,不一定會被發現的情況下呢?

當原則不穩固的時候,面臨許許多多意外情況,人都有可能跨出那條線,進而造成災難,也許不會。當自己工作經驗越來越多,碰到越來越多人,見過許許多多災難之後,我做了一個決定:我要讓自己簡單、一致。心中慢慢形塑出自己的原則,就像憲法一樣,任何法律均不能和它牴觸。我在做很多選擇時,簡單很多,而通常在事後,我也很欣慰自己的堅持。

賈伯斯的追求完美,想要跟他一樣,不是只用嘴巴說,也不是看了書就想要學就學得來的。是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有他的鮮明的原則跟價值觀,然後在所有事情上都apply這樣的原則,才造就了今天他的事業。而apply這樣的原則並不盡然都是好事,只是剛好他在一個能見度高的產業上,他在對的位置,又剛好他擁有全世界最棒的個人魅力與領導氣質,能讓他帶領的員工在最嚴苛的挑戰之下一次又一次的達成目標,所以有了驚人的成就。這個結果的形成,以上所有條件真是缺一不可。而有了這個結果,也讓他有更多空間可以恣意狂妄,仍舊不損他的歷史地位,甚至增添了許多戲劇化的傳奇色彩。

Methodology is all matters

以下是我最近的心得:

  1. 要獲得進步,苦功是必須的
  2. 有人可以正面的challenge你, 是很幸福的事. 在某些人面前覺得自己笨更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3. 無論是多麼簡單的一小步都很有效,一旦開始做一件事,就很有機會將它完成。一旦猶豫不決,這件事就永遠做不成。沒做的聰明人看起來就跟沒做的笨蛋一樣。

方法論是一切的解答,做事的方法正確很重要,解決問題的方法很重要,summarize問題的方法很重要,搞清楚問題是什麼很重要。答案與問題本身都不是重點,追尋答案的過程才重要。擁有再多的知識只是一本字典或百科全書,經驗之所以珍貴就是它包含了定義、分析、解決、驗證的過程,這個技能是for general的,不因為學科或領域有所差別,這是身為人求知的進化過程,一旦掌握了方法論,即是掌握了一切。永遠都有更好的方法approach問題,永遠有更好的方法解決問題。這些東西教不來,完全看自己願不願意逼迫自我去思考每一步過程,甚至在觀察別人做事的過程中就能進步。我慶幸自己懂了這個道理,雖然明白自己差得很遠,但就像愛因斯坦說的,當人覺得自己幼稚無知的時候,就是進步的開始。

Please try harder!

念了好一陣子演算法,跟一位好朋友,也是一位博學多聞的博士一起研究著。

在做練習題的時候,常常覺得自己很笨,盯著題目就是什麼也想不出來,因為花了太多時間就跳過去做下一題了,然後再跳…

他說了一個故事,不知道是誰說的,他說:他相信人的潛意識是會默默運作的,如果要潛意識來幫自己解決某個問題的話,就讓自己的腦子裡充滿著那個問題,吃飯也想,走路也想,睡覺也想。那麼潛意識睡覺時抓腦子裡的material來玩的時候,就只會找到那個問題,就會想辦法解決它了。想一想還真有道理。

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幾件事情。

當天我問了他一個我不會的面試題目(一個簡單的Memory Allocation的Implementation問題)的時候,他看了看題目,就直接得出答案似的,說這個太明顯了。我本來只想了一兩分鐘就放棄的,結果聽到這麼一激,我馬上定神下來再思考一下,再深一點,如果這是真實發生的問題,我會怎麼實做,然後馬上寫了下來,其實離正確答案已不遠了,再optimize調整一下,其實自己也做到了,就在他說很容易的2分鐘後。

還提了另外兩題,分別是BST兩個Node的Lowest Common Parent,以及一個數列中不連續的數字加總的最大和。我前一天寫Email跟他說我們可以來討論這些問題。結果他也立刻回應說,這些太容易了,他覺得不需要討論,就給我Hint了。當然我又被激了,於是隔一天在Starbucks我早到了半個小時,一樣定神下來看一下題目,勤勞些用紙筆畫畫寫寫,想一些可能的方式,不久也讓我找出這兩題的答案,解法甚至比他的更好。

所以關鍵就在於,我沒有一直Try Harder,碰到挫折,一下就放棄掉了,實在很可惜。問題的設計原本就是要區分高下,如果我在第一層就被擋下而沒往前衝,豈不跟完全沒碰過的人沒兩樣?至少我要再多努力的試、多試幾種不同的方法,至少用心試過所有的方法都不行了之後再說自己沒辦法,況且,所有的問題(至少那本課本上的問題)都一定是有解的。所以就解決問題的角度看來,天才跟笨蛋的差別在於:天才可能花10分鐘,而笨蛋要花10天。但最後問題都解決了。長遠來看,差別並不是那麼巨大的。況且做事情的方式,才是決定一切的要素。笨蛋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努力的試、不斷的試,在挫折當中也總會拾取許多技巧,得到很多武器,最終差距會越來越小。

今天上吉他課也很有感覺。我自告奮勇的要在期末表演Oasis的Wonderwall,這首歌聽起來很簡單,但我知道要表現到完美還有一段苦工要練,一些技巧要學,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也從沒試過。老師知道我的曲目之後就趁著下課的空檔上網抓了簡單的和弦譜(這件事我也做得到!),然後放了一次youtube給全班同學聽,這首歌的熟悉度我是不在話下的,但是老師他是認真的在抓節奏,跟我在台下欣賞的角度是不同的,他是在用心。其實整首歌只有4-5個和弦,但是都很怪,老師也聽出了那個頑固音,就是整首歌一直都有的那個音,然後就畫了和弦在黑板上,接著聽出節奏,用我們上課的寫法寫下來,他一步一步的在前進著,我只是乖乖的抄寫在譜上,然後他帶著大家刷幾次,順和弦跟右手的節奏,我發現自己幾次之後也跟得上了,並不那麼難。

這件事情超震撼,是因為,我原本以為從欣賞這首歌到能夠自己手彈出非常類似於CD的吉他中間有一大段的距離,但是經過老師的耳朵跟手寫,我在15分鐘之內就完成了這個距離。而他使用的方法,也並不是高超的技巧,就是聽,然後記,不對就改、再試這樣而已。我目睹了整個過程,我認為我也有能力自己走完這一段距離。其實也就是說,任何一首歌,只要有譜,我就可以在很快的時間之內copy出來,而且很像。

整個的關鍵只在於,我只要知道別人可以很容易的做到,我就會逼自己去想,然後過不久也做到了。

那直接省掉別人很容易的做到那一段去假設,所有的問題,我勇敢的走向它,接著在裡面盡情的打滾,因為無論結果如何,我總會得到些什麼的,笨蛋有一天也會接近天才。

Next State

休息了一大段時間,大部分時候都還是讓自己處在一個清靜的心靈。偶爾會覺得迷惘,不知道未來自己的方向,不過至少做到的一件事是,我不再去羨慕其他人,或是拿其他人來跟自己比較。這個進展是我心裡很清楚的。就拿慢跑來比喻,就是我不管其他人是不是超越我往前跑,我很明白我不一定要跟著人群們走。

心裡的憂慮依然,實際上來說,就是銀行帳戶沒有流入,而每天的花費仍舊不算小,有點類比於開公司燒錢的感覺,我想我心臟還不夠強。除了實際方面之外,還有精神方面,我沒有做出任何對社會有貢獻的產出,不過其實差距也不大,進了一家公司上班老實說也沒有多偉大。

所以只剩下一件事情,就是我對我自己的期望很高,我原本期望這段時間我可以做很多我原本想要做的事。而這段時間的沈潛,還沒有達到我原本設定的目標。其實也沒什麼關係,人生有時候就該放輕鬆一點。摯友長毛說得很好,人永遠不會達到一個always satisfied的狀態。沒有這種穩定狀態的,別傻了。所有的時候人都在試著找一個平衡點,他也許可以在這個點待上一陣子,可能有一天,就像我一樣,開始在心中反省了起來,表示我已經不滿意現在的state了。那麼我就會開始改變,去找到下一個我覺得平衡的地方。其實相對來說,這也算是訓練一個人的靈活性,dynamic一點比較好,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很快的反應,不管那個聲音是來自外在或是內在。